當前位置:首頁  媒體浙大

讀竺可楨日記、看程開甲成績單、聽科技特派員現身說法……浙大這門思政課太有趣

發布時間:2019-11-25來源:小時新聞作者:王湛 朱苗苗 邱伊娜 柯溢能 盧紹慶 楊媛 毛璐嬋 汪曉勇0

“原來程開甲也偏科。”最近,在浙大紫金港校區黨建館里,有幾位正在一邊上課一邊看展的學生們對此很驚奇。

他們上的這門課,是《形勢與政策2》,主題為“黨史校情教育”,任課老師是浙大機械工程學院的項淑芳。

項淑芳安排的這堂課,既不在教室,也沒有教材,而是到浙大新落成的黨建館,讓40多位大四學生上一次體驗課。

老校長日記、大咖成績單、國家特獎證書,這堂課夠有料

浙大黨建館占地800多平方米,歷時一個多月策劃籌建。“在這里,有很多鮮活的素材,比如全國勞動模范的獎章,竺可楨老校長的日記,還有很多各級獎項證書。”項淑芳介紹。

 “1937年,抗戰爆發,浙大開始西遷,從杭州出發,途徑七個省份,最后到達貴州遵義、湄潭。每到一個地方,稍作修整時,老師會打開教案,學生會打開課本,堅持教學科研。竺可楨校長有記日記的習慣,因此這段歷史以這種形式被記錄下來。”項淑芳帶著學生們來看竺可楨的日記手稿。

這些手稿,是2017年浙大建校120周年時,竺可楨的家屬捐贈給浙大檔案館的,共有56冊,記錄了從1936年至他去世的1974年間每一天的工作和生活。

有一份日記是1962年6月4日,72歲的竺可楨在那天入黨。展柜中,竺可楨的字跡清晰可辨,“努力學習成為一個工人階級知識分子”。

 “西遷過程中,有很多大師學者,他們當時在浙大或任教或求學。比如‘中國核司令’程開甲、數學家谷超豪,這個展柜里是他們的成績單。”順著項老師的視線,大家湊上前細細觀看。

“老師,這些課滿分都是60分嗎?”一位戴著黑框眼鏡的男生,貼在玻璃柜前問。

“我們也對這個成績單深入討論過,按照其他科目來看,滿分應該是100分。可以看出那個時候打分非常嚴。” 項淑芳說。

這份1926年的入學考試成績顯示,程開甲的“化學”為87分、“物理”為72分、“數學甲”為75分,而“英語”為40分 “幾位男生調皮地說,“原來程老先生也偏科。”

在新時代浙大發展的展示單元,有各類國家級證書、榮譽獎章。“大家看一看,帶國徽的證書長什么樣?”項淑芳指的是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的特等獎、一等獎證書。

“2012年,我們學院楊華勇院士的項目,拿到了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項淑芳希望,再過十年、二十年,“你們也能拿到這樣的證書。”

科技特派員講如何教農民養蜂,這堂課夠有趣


次課程,還有一位嘉賓——汪自強是浙大農業與生物技術學院、新農村發展研究院教授。

汪自強最大的教學場,就是農田。“每年他都有100多天的時間在農村。頭上戴個草帽,腳上穿一雙解放鞋,就下地干活了。”

“2005年,我加入到科技特派員隊伍。”汪自強說的科技特派員,就是讓大學教授到農村去,下到地里田間,幫農民解決問題。

2010年,汪自強來到溫州泰順的一個鄉鎮,在一番調研之后,他認為“中華蜂養殖產業在泰順會有比較好的發展前途”。此后,他邀請養蜂專家來到了泰順,他的研究生變成了農技推廣員,而他的授課內容也變成了推廣中華蜂養殖。憑借小小的中華蜂,這個鄉鎮農業合作社的年產值,從2010年的10多萬,增長到現在的3000多萬。

談起這段經歷,汪自強非常感慨,“作為大學生,今后不管做什么工作,都要做好調查研究。要問問農民的需求是什么?我們又能做什么?同時要依靠團隊的力量,像浙大,就有非常強的學科支撐,要學會依托學科的力量為農民服務。”

“教學生和教農民有啥區別?”機械工程專業大四的鄭思杰問。

“農民更看重實用的技術,你做得有成效,農民就接受,甚至還主動請你做示范。”汪自強說。

“那是不是您在學校做科研,會把您自身價值發揮得更大呢?”又有一位女生問道。

“我覺得不管是在科研崗、教學崗還是在農業推廣崗,我都可以發揮自己的專長。往大了說,學校的發展,實際上也是多方向的,并不是一天到晚做科研,很大一部分還是服務社會、回饋社會。”汪自強這番話讓學生們頻頻點頭。

鄭思杰喜歡這樣的思政課模式,“給我一種浸入式的體驗,就和VR一樣,既切身感受到了學校發展的歷史,也看到了很多優秀的前輩。”


小時新聞2019年11月25日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龙溪股份股吧 棋牌娱乐平台开发 内蒙古快3开奖跨度 11选5技巧 稳赚 速报棒球比分直播 浙江省12选5走势表 体球比分网 哈尔滨麻将软件 熊猫棋牌是真的吗 北京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江苏11选5推荐5号码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