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要聞綜合  綜合

醫學的進步給人類帶來更多的希望

發布時間:2019-10-09來源:浙大新聞辦作者:吳雅蘭 齊文靜 周立超0


人物名片:

黃河,男,1961年6月生,浙江義烏人。浙江大學求是特聘教授,“973”項目首席科學家,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浙江省特級專家。現任浙江大學醫學院黨委書記、副院長,浙江大學血液學研究所所長,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骨髓移植中心主任,亞太國際骨髓移植組織國際學術委員會常務委員等職務。主要研究方向為造血干細胞移植的臨床和基礎研究,干細胞基礎及應用研究,免疫治療臨床基礎及應用研究。先后于2003年和2015年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省部級以上獎項14項,授權發明專利17項。在Blood等國際刊物共發表SCI論文169篇,其中通訊作者SCI論文112 篇,擔任“十一五”“十二五”全國高等學校醫學研究生規劃教材《血液內科學》主編,擔任國際血液與干細胞移植最重要的三本雜志——BMT、BBMT、JHO的編委。2004年獲浙江省勞動模范等殊榮。


今年春天,第45屆歐洲血液和骨髓移植年會在德國法蘭克福召開。一位身著中國傳統紅色對襟服的金發女子特別引人矚目。

她叫泰利(Tali Kornhauser),是以色列的一位畫家。泰利曾因多發性骨髓瘤在各國求醫多年,甚至被以色列當地醫生宣判“死刑”。幸運的是,去年在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骨髓移植中心,泰利接受了國際先進的CAR-T細胞治療,獲得重生。

會上,泰利除了向與會者分享她“起死回生”的經歷,還特別有心地帶來了一個長達數米的畫板,以“生命”為主題,邀請參會的嘉賓和醫學學者在上面留言,共同完成這一藝術作品。

現場一位黑頭發黃皮膚的學者寫道:醫學的進步,給人類帶來更多的希望。這位學者就是泰利的救命恩人——浙江大學醫學院教授黃河。


為攻下難關吃了兩年盒飯

1998年11月,黃河與臺灣慈濟骨髓干細胞中心合作開展非親緣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術,在1999 年的《浙江醫學》雜志上報道了中國大陸首例成人非親緣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引起轟動。此后,團隊又順利完成了10多例同類型手術,挽救了病人性命,積累了大量臨床經驗,2003年“非親緣異基因骨髓移植臨床研究”獲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二等獎。

成功源于幾十年的奮斗。

黃河于1979年考入浙江醫科大學,他坦言,那個時候并沒有特別明確的職業規劃目標,“高考選專業,對醫學喜歡是喜歡,但只有很籠統的概念”,對醫學實際上是“越做,愛得越深”。

本科畢業后,黃河來到金華市中心醫院。工作期間,黃河也目睹了一些遺憾:不少病例在當時的醫療水平下沒有辦法得到很好的治療。“我想,如果要做醫生,還是要能夠在機制上真正了解病因,這樣才能找到最好的方法來治療病人。”懷著治病救人的心,1987年黃河又考回醫科大學,成為一名研究生,完成了碩士、博士階段的學習。

學校的求是創新精神和血液科團隊的強大實力給黃河影響很深。后來同行專家問他曾經在哪里留學過時,黃河自豪地說:“我是浙大‘土著’,一直都是在國內讀書。”

1997年,黃河赴德國基爾大學做高級訪問學者。在短短半年時間里,黃河一邊承擔起端粒結合蛋白的相關研究工作,又積極在臨床學習造血干細胞移植技術。“這次訪學讓我看到了國內外的差距,也更加明確了我今后努力的方向。當時對方想讓我留下來繼續做科研,但我一心想著臨床醫學,因為我覺得,臨床是對病人生命負責的最直接的服務,時間一到我就回國了。”

此后,黃河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無關供者造血干細胞移植手術這個主攻方向。那兩年里,他天天在醫院里吃盒飯,只有睡覺的時候才會回家,“家里的燈壞到全都不亮了,那時候也沒空去管,基本留守在醫院。”

黃河與團隊成員全心全意的工作,這才有了中國大陸無關供者造血干細胞移植手術成功的第一例報告。他還想特別感謝一個人,臺灣慈濟骨髓捐贈中心的李政道博士。

“當時李博士帶著從花蓮抽出的骨髓,從臺北乘機,轉機香港,飛到上海,再由我們團隊從上海將骨髓接回杭州,進行手術。”

黃河與李政道一直保持著良好的合作關系。“慈濟中心非常有愛心,甚至臺灣大地震的時候,李博士仍然堅持送骨髓過來。”

杭州這邊也克服了很多困難。最驚險的一次,黃河與病人家屬在從上海取骨髓回杭的路上遇到了車禍,一位病人家屬被甩出車外骨折了。同車人員緊急把傷員送醫院,輕傷不下火線的黃河繼續趕回醫院做移植手術。“一份骨髓來得不容易,我們一定要用心做好。而手術能做成功,不光是技術的原因。把骨髓移植視為一份事業,視為一份愛心,是我們團隊的共識。”黃河說。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黃河團隊的無關供者移植手術走在國內的前列,獲得了2003年度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同時,黃河團隊臨床技術體系的成熟以及兩岸骨髓捐贈合作事跡的宣傳報道,促成了中華骨髓庫的建立,黃河連續 4 屆擔任中華骨髓庫專家咨詢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目前,中華骨髓庫已有280萬捐贈者,成為全球第二大骨髓庫。


掃除造血干細胞移植中的“地雷”

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被醫學界認為是惡性血液病等70多種疾病的唯一根治手段。可是,在臨床醫學中,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這個“救命法子”仍然面臨著三大“地雷”的威脅,那就是移植后復發和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以及干細胞供者來源匱乏。而這三大“地雷”也是目前世界移植領域最具挑戰和急需解決的難題。全球數據顯示,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患者的實際3年生存率仍然徘徊在40%-60%。

怎樣通過“掃雷”來提高患者的生存率?黃河在此前工作的基礎上,帶領團隊成員圍繞這三個關鍵問題開展了長達10余年的科學研究。

第一項“掃雷”工作是要降低移植后復發率。團隊經過研究發現,復發有兩種情況,一個是患者本人的“壞細胞”又長出來了,一個是移植進去的“好細胞”變“壞”了,這里面就涉及到功能基因的突變問題。由此團隊針對容易復發的中高危風險病人提出了搶先治療的免疫干預技術,在移植后,嚴密監測病人的微小殘留病灶,一旦高于預警值,就搶先輸入供者的淋巴細胞,跟殘余的“壞細胞”再“打一仗”。與國際移植組織數據相比,通過這種免疫干預方法,使病人的復發率,在無血緣供者移植中降低了20%-40%,在HLA半相合移植中降低了50%。課題組還創立了慢性粒細胞白血病的移植分層優化治療新策略,有效減少移植后復發,使加速/急變期患者3年總體生存率達66%。

第二項“掃雷”工作是預警與診治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團隊把發生排異的患者和沒發生排異的患者做了個比較,通過篩選甄別的方法發現了基于中國人群遺傳背景的11個GVHD高危的遺傳性分子標記物。“在此之前,往往是患者出現了重度腹瀉、皮疹等癥狀才會被確診為發生排異現象,如今,只要通過驗血檢測標記物就可以盡早發現盡早治療了。針對這些標志物,我們又制定了不同的診斷和治療方法。”黃河帶領大家創立了適合中國人的移植物抗宿主病(GVHD)預防和治療新方案。與國際骨髓移植研究中心數據相比,重度急性GVHD發生率在親緣全相合移植中由12%-16%降低到了5.6%,無血緣供者移植中由21%-25%降低到了12.9%。課題組還創建了急性GVHD早期診斷全新模型,診斷特異性達89%。

第三項“掃雷”工作就是要擴大干細胞供者來源。黃河經過系列研究建立了半相合移植優化新方案,包括應用低劑量抗T淋巴細胞免疫球蛋白、非體外去除患者T淋巴細胞和單純外周血造血干細胞移植等。移植后患者5年生存率達到60.8%,處于國際領先水平。在技術創新的基礎上,團隊立足我國人群遺傳背景和社會經濟特點,創建了造血干細胞移植一體化技術體系,患者5年的長期生存率在親緣全相合供者移植組達到77.2%,半相合供者組和非血緣供者組分別達到60.8%和63.5%,處于國際領先水平。

在臨床實踐中,這些成果已經在國內40余家三甲醫院等推廣應用。移植后100天早期死亡率由20%下降至9.6%,移植費用降低25%。基于上述成績,團隊“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關鍵技術創新與推廣應用”在2015年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此次獲獎后,團隊并沒有停止腳步,而是不斷創新。2018年,團隊異基因造血干細胞移植創造了諸多新成績:半相合移植手術比例達75%,100天生存率高達96.5%,100天非復發死亡率低至2.97%,多項指標在國際上處于領先地位。

“在軟硬件上我們不一定是最好的,能做出這些成績,靠的就是大團隊的團結協作。引以為豪的是,我們最終的結果比歐美的報告好很多,病人的長期生存和復發率等數據都比他們的優秀。”


從落后到跟跑再到超越

科學發展沒有終點。最近幾年,黃河把工作重心放在了CAR-T細胞技術上。

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俗稱CAR-T)治療技術是當下最受矚目的腫瘤精準療法,自美國第一例臨床試驗成功后,2015年黃河團隊開始著手研究。經過大量臨床研究和試驗,團隊的CAR-T治療已經覆蓋到了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淋巴瘤、多發性骨髓瘤這幾個領域,成功例數接近150例。療效上,對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病人,完全緩解率達到92%;淋巴瘤的病人,利用新型雙靶點CAR-T,完全緩解率能達到75%;多發性骨髓瘤,現有的CAR-T完全緩解和很好地部分緩解達到80%的程度,這些在國際上都處于領先。

不僅黃河經常受邀請在國際學術會議上分享中國臨床研究和經驗,來自世界各地的病人也慕名而來。

身患多發性骨髓瘤的以色列畫家泰利就是在經過7年的求醫之旅后,抱著一線希望找到了黃河。來之前,第3次復發的她已經無法躺著睡覺,而在輸注CAR-T細胞后的第11天,泰利骨髓里已經找不到骨髓瘤細胞了,骨痛也完全消失,終于可以平躺在床上像正常人一樣睡覺了。

“感恩這里的醫護人員。”泰利將這份感激畫下,用蹩腳的漢字寫下每一個照顧過她的醫護人員的名字,還畫了一條“黃河”來感謝黃河團隊,她說:“來中國之前有很多顧慮,但是來了之后發現這里的醫療團隊親切而又積極,一開始就給了我們很大信心。”

來自黎巴嫩的富商法里斯跟泰利同病相憐,也曾輾轉各國求醫,最后來到杭州才得以治愈。法里斯康復后激動地握著黃河的手說:“如果我之前知道你們,我會直接來中國治療。”

以往我們總是聽說,國內很多疑難雜癥看不好的病人要跑去國外求醫,在黃河團隊這里,情況卻是恰恰相反。

黃河說:“國外的病人在我們這里治療成功,很多人還不相信。”歐洲骨髓移植協會主席莫提教授曾把一個病人介紹過來,他自己也來杭待了10天,跟著查訪。在目睹了黃河團隊每天的臨床工作、看到了不少接受CAR-T治療的病人痊愈后之后,他給黃河豎起了大拇指。

黃河帶領的浙大醫學院團隊在造血干細胞移植領域已經達到了領先水平,他說:“現在國際上造血干細胞移植會議上經常講的兩個最大主題,一個是半相合移植,一個是CAR-T,在這兩個最關鍵的技術上,可以非常自信地說,我們都處在國際一流的水平。”

奮斗永不止息。

擔任醫學院黨委書記的黃河,每天都是各條戰線輪著轉。早上7點去醫院看病人,再開車40分鐘來紫金港校區,忙著黨政管理工作,晚上再去實驗室做研究,周末則是學術會議的專用時間,“能用專長幫助別人,這是我喜愛的事。”

黃河說,是國家的發展提供了平臺,沒有國家的發展就沒有社會經濟的發展,就沒有醫學的發展,個人的事業能夠融入國家的發展是幸運的也是幸福的。

“70年代末趕上高考恢復的班車,在大學操場上挑燈夜戰苦學知識;90年代初入造血干細胞移植圈子的時候,落后的我們只有仰望的份;如今我們不僅可以跟國外專家平等交流,還能輸出我們的技術,治療國外病人。”

抓住機遇,搶占先機,剩下的就是擼起袖子加油干。“希望今后別人問起最好的造血干細胞移植與細胞免疫治療在哪里時,我們可以自豪地回答:在中國,在浙大。”黃河說。

(文字:吳雅蘭 齊文靜 攝影:周立超 部分圖片由醫學院提供。)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