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媒體浙大

浙大學生手繪“蘋果書記”十二時辰 記錄下基層工作的不易

發布時間:2019-09-27來源:錢江晚報作者:王湛 王葦佳 邱伊娜 28

  最近,浙大一篇“‘蘋果書記’的十二時辰”的推文火了。

  主角是“蘋果書記”,上能爬樹為年邁果農的蘋果套袋,下能為村民介紹修剪果枝技巧,勾勒出陜西省延安市志丹縣當地村書記主任等基層工作者的日常工作。

  暑期,浙江大學研究生實踐團隊26位成員來到陜西志丹縣,在當地基層掛職鍛煉,體驗為期一個月的基層工作。

  陜西志丹是浙大研工部對接的社會實踐基地之一,2019年是雙方合作的第一年。由志丹縣提供崗位,浙大輸送專業對口人才。“我們幾個同學希望下鄉體驗最基層的生活,因此才知道了‘蘋果書記’的故事。”徐文嫻說。“蘋果書記的十二時辰”正是出自他們之手。

  蘋果書記的十二時辰

  浙大學生用素描記錄掛職見聞

  手繪圖是從卯時(早晨5點~7點)開始記錄的,這是“蘋果書記”起床時分。住宿辦公一體的窯洞中,“蘋果書記”正伏在辦公桌前的臉盆里洗漱。此時,窗外還是黑漆漆一片。

  “他們起得非常早。”隊員何進回憶,如果7點出門,有時會碰見打球回來、正抱著球滿頭大汗的“蘋果書記”。

  辰時(7點~9點)的手繪圖,描述的則是“蘋果書記”在辦公室處理公務的畫面。

  實踐隊中有8位隊員在志丹縣張渠、侯市、紙坊、吳堡四個便民中心掛職,跟隨“蘋果書記”下鄉,這9張手繪的內容皆來自他們的所見所聞。

  “蘋果書記”的外號,是隊員私下給村干部取的。近年來,志丹縣致力發展以蘋果為主導的扶貧產業,蘋果種植自然成為當地村書記等基層工作者的工作重點,這個外號正源于此。

  實踐團隊隊長徐文嫻介紹,志丹縣是經過科學考證的“延安蘋果最優生產區”,但她所在的便民中心管轄的行政村,卻因為山地多、平地少,鄉村空心化嚴重,蘋果產業發展緩慢。

  一手拽住蘋果主枝,一手握著剪子熟練地給蘋果樹剪枝。“你看,如果這根主枝剪掉的話,這根側枝就能獲得更多營養。”巳時(9時~11時)的畫面,定格的就是“蘋果書記”向村民介紹剪枝技術的一幕。

  為促進蘋果產量,“蘋果書記”每年都要按季反復給當地農戶普及適用蘋果種植技術,示范如何調制合適濃度的農藥,如何壓枝扭枝,有時還會邀請技術員下村指導。

  有時,“蘋果書記”還需要幫助年邁果農干農活。午時(11時~13時)畫的,正是“蘋果書記”幫助年邁果農為高枝上的蘋果套袋。

  “真的非常累。我每天晚上一回宿舍就癱倒在床上。”徐文嫻說,他們8名來自法學院、物理學系的浙大學生,每天跟隨當地的“蘋果書記”一起工作,對基礎干部的艱辛深有體會。“之前《長安十二時辰》很火,我們就想著能不能記錄下‘蘋果書記’的‘十二時辰’。”她說。

  9張手繪圖

  勾畫的其實是一個群體

  說是十二時辰,但其實隊員選擇記錄的是“蘋果書記”工作的九個時辰,一個時辰一張手繪,總共9張。

  “我們沒有專業的拍攝技術,所以就錄了一些視頻,然后再從畫面中挑選合適場景來畫。”在兩周基層掛職見聞基礎上,隊員何進和陳維育對兩位書記的工作和生活進行了兩天的詳細記錄,然后挑選具有代表性的畫面,由擅長繪畫的陸子莘畫下來。

  為什么要用手繪這種費力的形式來記錄呢?徐文嫻告訴錢報記者,這是出于刻畫“蘋果書記”群像的考慮。“照片色彩豐富,‘蘋果書記’的臉會非常清晰,但我們用筆畫下來后,‘蘋果書記’的臉就模糊了。我們不是為了宣傳某一位基層工作者,而是為了呈現基層工作者群體的普遍生活。”

  據隊員回憶,他們跟著“蘋果書記”下鄉時,吃午飯至少要到正午12點,有時趕不回便民中心,當地農戶就會盛情邀請他們一起吃面。徐文嫻注意到,“蘋果書記”吃飯時會有意避開貧困人家。由于屋內凳子少,一行人就蹲在樹下,一手捧著蕎麥面,另一只手夾起面條往嘴里塞。

  畫筆下的一幕幕

  記錄下基層工作的不容易

  未時(13時~15時)選擇了這樣的一幕:“蘋果書記”在結束縣上防汛抗旱電視電話會議,趕往果園將天氣信息告知農戶。圖畫中,陡峭的山路上,“蘋果書記”夾著公文包一路爬坡疾走。

  夏天氣候多變,但村內的通訊卻并不靈通,“蘋果書記”在發布網絡通知后,還需挨家挨戶告知,讓當地農戶做好防災準備。

  “這一幕的確不是‘蘋果書記’的日常工作,但這樣的情況并不少見。”徐文嫻說。她在侯市便民中心掛職,在記憶中,村子最遠一戶需要開車一個小時再步行十多分鐘才能到達。

  志丹縣位于溝壑縱橫的黃土高原,山路陡峭不平。“陡的時候四驅車都開不上去,乘客只能下去推車。”但這正是“蘋果書記”走訪的必經之路,必須去。

  申時(15時~17時)慰問完貧困戶,酉時(17時~19時)的手繪圖中呈現的就是汽車在坎坷不平的山路上行駛的景象。

  除此之外,“蘋果書記”的“泡面儲備”也讓隊員們嘆為觀止。每位“蘋果書記”的車里、辦公室里都放著成箱的方便面,“開車路過便利店,他們都會去搬一箱泡面”備著。戌時(19時~21時)手繪畫的,正是“蘋果書記”在吃泡面的樣子。

  隊員何進說,基層干部下鄉回來食堂多半已經關門,一碗泡面往往就成了他們的大餐。

  最后一幅手繪圖,是亥時(21時~23時),黑黢黢的山間,“蘋果書記”的辦公室仍燈火通明。

  陜西志丹是浙大研工部對接的社會實踐基地之一,2019年是雙方合作的第一年。志丹縣提供崗位,希望浙大能輸送專業對口人才。“我們幾個同學希望下鄉體驗最基層的生活,因此才知道了‘蘋果書記’的故事。”徐文嫻說。


《錢江晚報》2019年9月27日22版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