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媒體浙大

讓黨的旗幟在象牙塔高揚

發布時間:2019-06-06來源:中國紀檢監察雜志作者:楊巨帥 黃月 黃武0

    從六所中管高校實踐看加強黨對高校的全面領導

  “當你聽到加強黨的領導、全面從嚴治黨等要求,您的感受是什么?”97.8%的教師、90.1%的學生表示“概念清晰且支持”。“您如何評價學校黨委發揮的領導作用?”96.7%的教師、96%的學生認為“很有力”或“較有力”……

  近日,中國紀檢監察雜志社派出多名記者走訪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同濟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等6所中管高校,并在上千名師生中開展問卷調查,得到了上述結果。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與十八屆中央巡視反饋中,被巡視高校曾經廣泛存在黨委領導作用發揮不夠、全面從嚴治黨不力等問題相比,經過數年努力,在校師生普遍感到,學校黨的領導顯著加強,黨的建設持續改善,全面從嚴治黨有力推進。

黨的領導在高校,根本點和著力點是什么——有效貫徹黨的教育方針,落實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

  教育,是人才成長的土壤,是國家發展的基石。在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關鍵時期,高等教育尤其要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這是黨中央確定的重要方針。

  “看各個高校黨委合格不合格,最重要的一條就是看其辦學方向,是不是符合黨的教育方針,是不是能夠培養出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是不是真正貫穿于辦學治校各環節和具體工作中。”北京師范大學紀委書記孫紅培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態度鮮明。

  這一觀點,也是受訪多位高校領導的共識。同濟大學黨委書記方守恩認為,堅持正確的辦學方向,辦好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大學,黨委責無旁貸,“要擦亮大學馬克思主義的鮮亮底色,以一流黨建引領推動一流大學建設”。近年來,該校黨委堅持對照新時代人才培養計劃要求,把教學、科研等所有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回歸到立德樹人上,著力將學生培養為“社會棟梁、專業精英”。

  如果說堅持并引領辦學方向,是檢驗高校黨的領導水平的首要標準,那么把“引領”轉化為辦學行動,則要落實好“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這一制度,無疑是加強高校黨的領導的關鍵著力點。

  曾經在十八屆中央巡視的反饋中,執行這一制度不到位、作用發揮不夠的表述并不鮮見。談起這種現象,有高校領導認為,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有的單位淡化了黨的意識、弱化了黨的領導,沒有準確把握“集體領導、分工負責”的重要原則,有的甚至將這一制度片面地理解為“書記說了算,還是校長說了算”。

  為此,許多高校都從制度建設入手,確保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有效落實,既保障議事決策科學民主,又促進決策落實有力。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介紹,該校認真制定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實施辦法,明確學校黨委全委會、常委會和校務會議議事規則,確保黨委把方向、管大局、作決策、抓班子、帶隊伍、保落實的職責落到實處。

  浙江大學“16+X”科研聯盟的建設,很好地體現了這項制度的優勢。2015年12月,該校黨委瞄準“十三五”國家科技創新規劃,致力提升解決重大科技發展問題的能力,經黨委常委會會議通過科研聯盟建設方案,并由校長主抓落實。經過多年建設,科研聯盟已匯聚該校近600名高層次人才,在解決大氣污染防治、網絡空間安全、重大感染性疾病診治等國家重大需求上發揮了重要作用。

  “這幾年,高校黨的領導從虛化弱化到實化強化,可以說發生了根本變化。”談及加強黨的領導,浙江大學黨委書記任少波信心十足,“現在我們廣大教師、干部,頭腦也更加清醒了,在教學科研中主動對標對表中央要求、黨委決策的意識更強了。”

黨的領導在高校,特殊“堵點”如何打通——更好發揮黨建引領作用

  “學科建設的事,黨支部就不要摻和了吧?”這句現在看來頗“外行”的話,不少高校的黨組織負責人卻曾多次遭遇。

  長期以來,高校作為生產、傳播知識的特殊文化機構,重業務、輕黨建問題不同程度存在。再加上一些黨組織的作用發揮過于機械,黨的建設流于形式,把黨建和業務搞成“兩張皮”,讓師生對黨組織的認同感下降,參加黨組織活動的積極性也受到影響。事實上,黨建不僅與業務不矛盾,更是業務發展的“定盤星”。從各個高校的采訪情況看,黨的領導有力、黨的建設扎實的院系,往往在教學科研上表現突出。

  黨建責任傳導力度層層遞減,也是加強高校黨的領導中的老問題。正如中國人民大學黨委巡察辦主任石德才所說,與地方一樣,高校黨的領導也存在“上熱、中溫、下涼”。有學校還反映基層黨支部負責人大家不愿做,只能“輪著當”。

  為破解這一問題,許多高校都注重抓好基層黨組織建設,特別是選好負責人,把好“入口關”“培訓關”和“日常督促關”,讓基層黨組織強起來。2018年5月,教育部黨組專門印發實施意見,推動各高校教師黨支部書記普遍成為“雙帶頭人”,即黨建帶頭人和學術帶頭人,提升高校基層黨支部的威信。

  高校黨的領導強不強,關鍵看黨的教育方針落實得好不好,而落實的關鍵一環在于高校的教師隊伍。為此,許多中管高校黨委專門成立教師工作部,加強教師特別是青年教師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推進教職工理論學習全覆蓋。比如,武漢大學黨委充分發揮馬克思主義學科優勢,主動組織知名專家學者圍繞堅持中國道路、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進行深入研究和宣講,加強對教師隊伍的思想引領。

  同時,許多高校還積極發揮黨組織的感召作用,著重做好教師中發展黨員的工作。清華大學學校、院系、黨支部三級聯動,將引導青年教師思想進步和職業成長緊密結合強化思想引領,成立青年教師骨干領航工作站,近5年來,共發展教師黨員45人,其中32人具有高級職稱,14人入選國家級人才項目,以黨員的先鋒模范作用,帶動教師群體更好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

  “不管高校特點千萬條,堅持和加強黨的領導,肯定是要以中央的要求‘一把尺子量到底’。我們要主動把握和研究黨的領導在高校面對的特定實際,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法,但是決不能在黨的領導上搞特殊。”浙江大學紀委書記葉民這樣表示。

培養建設者和接班人,學生思想政治教育如何發力——多措并舉講好用活思政課

  立德樹人是教育的根本任務。落實根本任務,離不開思想政治教育。因此,抓實思政教育是高校加強黨的領導的重要體現。從采訪的幾所高校看,各校黨委在加強思政教育,特別是講好思政課上都下了很大功夫。

  在同濟大學四平路校區內,一棟外墻由紅磚裝飾的小樓正在裝修,這是該校即將啟用的馬克思主義學院新辦公樓。2017年,同濟大學躋身“授權自主審核博士點單位”的20所高校。隨即,該校將馬克思主義理論一級學科博士點作為首批唯一自設博士點放到馬院,并在辦公資源十分緊張的四平路校區,為馬院騰出一棟辦公樓。“這充分體現了學校黨委對馬克思主義學科發展的高度重視,也是黨委突出思政課核心地位的具體體現。”同濟大學黨委副書記兼馬克思主義學院黨委書記馮身洪這樣表示。

  在重視開好思政課的基礎上,各高校還創新形式,將思政教育拓展到學生的專業課堂。中國人民大學邀請校內外專家學者舉辦專題講座,為學生解析重大社會熱點問題。浙江大學醫學院在專業核心課程人體解剖學中,把生命教育、感恩教育作為課程的另一個教學目標。

  此外,各所高校還積極依托信息技術,將思政課堂開到了網頁端、移動端,讓思想引領時刻在線。清華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的思政慕課廣受歡迎,甚至吸引了不少海外學生;北京師范大學馬院的“木鐸思享”微信公眾號,是該校不少學生每天必享的“思想餐點”。

  除了課堂上的思政教育,社會實踐也是高校教育引導學生形成正確價值觀的重要平臺。北京師范大學組織師生參與“四有好老師”評選,調研尋訪、事跡宣傳、志愿服務,讓師生心中埋下“大國良師”的種子。武漢大學堅持緊扣時代脈搏,開展“中國輪廓”項目11年,充實國境線附近建筑與城鎮體系資料,也推動學生用腳步累積愛國之情。

  一次次課堂教育、社會實踐、交流對話中,青年學生用心靈感受真善美,不斷提高思想水平、政治覺悟、道德品質,也學會自覺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大學,不斷潤物無聲地踐行著立德樹人的根本任務。

 

    全面從嚴治黨背景下的高校之變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于至善”。大學,盡管古往今來稱謂有別,但從來都被視為人類精神的圣地、知識傳承的殿堂。

  然而,曾經一個時期,無論是高校黨的建設弱化,還是招生、科研等權力部門出現的腐敗問題,都暴露出高校絕非一塵不染的凈土。“象牙塔”更需風清氣正。全面從嚴治黨推進以來,高校正在發生著深刻的變化:

 “探頭”作用發揮——監督從“耳朵軟”到“腰桿硬”

  “自主招生制度設計的初衷是把有學科特長的學生通過‘綠色’通道招進來,但走樣‘摻水’后,致使本是CUBA全國冠軍隊的人大男籃成績滑至北京市高校第九。”中國人民大學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吳付來回憶起過去人民大學自主招生中的亂象,語氣仍有些憤懣。

2013年十八屆中央第一輪巡視就把人民大學納入巡視范圍,反饋時即指出其在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環節,此后,招生就業處處長蔡榮生因利用職務便利受賄被查處。“蔡榮生做的那些事學校老師早就有反映,但是卻沒有人動他,查完后大家拍手稱快。” 人民大學一名教師告訴記者。

  不僅是在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紀委書記孫紅培也說,過去高校紀委監督乏力是普遍現象,雖說有紀委自身的原因,但與當時的大環境也不無關系。“我到北師大之前,曾在另一所高校做紀委書記,算是比較早就師德師風問題處理過人的。但是年底上級來考核卻要扣分,理由是我們這里發生了問題。說明當時覺得查出問題是丟丑,不認為這是從嚴治校的表現。”

  兩位紀委書記的感受,在巡視反饋中也有直接體現。2017年十八屆中央第十二輪巡視對中管高校集中巡視,在對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浙江大學等多所大學的巡視反饋中,均指出紀委“監督執紀問責偏松偏軟”的問題。

  全面從嚴治黨沒有例外,要貫通覆蓋到高校,黨委必須扛起主責,紀委必須“雄起來”、履行好監督職責。

  改變有目共睹。如果說最初外面九級風浪,隔著高校的院墻只是風吹草動的話,中央巡視則是“風起潮涌”“強光掃描”,給高校打了一針“清醒劑”,同時也給高校紀委打了“強心針”。

  中央巡視過后,被巡視高校均進行了整改。2014年中國人民大學自主招生停止一年,由校紀委牽頭從制度設計、程序規范、加強監督方面填補漏洞;同濟大學、浙江大學實現了院系紀檢組織全覆蓋,在各二級學院均設有紀委;清華大學紀委書記每學期要與校領導班子成員談話,并定期約談重點部門負責人。同時,各高校對標中央巡視,分輪次開展內部巡察,進一步修補學校工作中的漏洞。就在記者采訪之時,武漢大學黨委正在召開匯報會,由巡察組將發現的116條問題悉數向黨委常委會匯報。

  如果說,巡視整改壓實了高校黨委的主體責任,把紀委“推到了臺前”,那么深化派駐紀檢監察機構改革則讓高校紀委進一步挺直了腰桿。

  去年10月,中辦印發《關于深化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派駐機構改革的意見》,其中一項內容就是推進中管高校紀檢監察體制改革。中管高校紀委書記的提名、考察、任命,改為由中央紀委會同主管部門黨組進行。

  “改革后變化還是蠻大的,中央紀委和地方紀委對我們工作的指導增強,讓我們工作的獨立性增強,監督起來更超脫。”作為全國首位由中央紀委同意任命的高校紀委書記——武漢大學紀委書記萬清祥說。

  變化也呈現在教育部巡視組的眼中。教育部巡視辦副主任陳偉說:“十八大后我們開展巡視的時候,不少高校問我們能不能晚點去,十九大后,反而問我們能不能早點去,好幫他們找出問題。這背后反映的是他們意識的轉變,開始歡迎監督了。”“實際上,高校黨委書記、紀委書記也希望借上級組織監督的‘尚方寶劍’,推動解決老大難問題。”

 風正好樹人——從說教灌輸到潤物無聲

  “過去人們常說,大學是‘象牙塔’,如果現在讓您來比喻,您把大學比作什么?”當記者提出這一問題時,教育部思政司有關同志思考片刻回答——“沒有上鎖的保險箱”。

  隨著時代的發展,大學早已和社會無縫銜接。社會上的熱點很快會成為校園議論的核心話題,社會上的風氣也會很快刮進校園。風似無形,日漸化人。高校是否風清氣正,直接影響著學生們價值觀形成,關乎他們能否扣好人生第一顆扣子。

  “一位老師在課堂上,揶揄我們說高考600多分怎么報這所學校?難道我們的人生選擇是錯誤的嗎?”西北某985大學校長收到這樣一封充滿苦悶情緒的學生來信后,十分生氣,這反映出當時某些學校課堂教學中的亂象——信口開河的教職人員不乏其人,別有用心者也亦有之。“學術研究無禁區、課堂講授有紀律”,落實全面從嚴治黨要求,突出課堂教學內容監督,發揮師德委員會與教學督導的作用,十八大后這一現象明顯好轉……從中,學生學到的是責任與擔當。

  “近年來,我們首先將決策權上移到招生領導小組,招生就業處只有執行權;同時限定自主招生的專業,限定人數不超招生總規模的5%;進校后不得轉專業……”人大招生就業處副處長苗苗介紹。“在我們學校,評獎評優都按標準公開打分,同學投票,老師在這中間沒法干涉”,浙大一名學生說……在這一課中,學生學到的是公平和正義。

  北師大一位食堂師傅,發現某名學生每次打飯都只打最便宜的菜,此后大師傅每次都會給這位學生多打一些,而這也是學校叮囑他們悉心留意的一項工作;人大的男生宿管都是一群五大三粗的“大叔”,卻細心地每天在黑板上提醒同學們注意身體,看見學生有心事會主動與其談心……在全員育人的氛圍中,學生學到的是關愛與奉獻。

  ……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無形的教育,深深地影響著學生們價值觀的形成。

  韓儲銀,一名來自國家級貧困縣甘肅靜寧縣的農家學子,通過教育一步步來到清華,今年大學畢業后,他卻選擇上研前先去西藏職業技術學院支教一年。“我上了清華,代表自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也能改變家里人的生活了,但我還想給更多人的生活帶來改變。”這位憨厚的學子講自己這個想法在入學初只是小火苗,在清華的四年教育和得到的關愛中逐漸燃燒為心中的一把火。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本刊記者對清華、人大等六所中管高校800名學生的問卷調查中,認為近年來學校風氣發生很大變化、整體或某方面有所改善的占到97.61%。

  國家未來的棟梁之材,正在風清氣正的環境中茁壯成長。

學中信,信促學——思想教育從教室到廣闊實踐

  當人大思政課教師宋友文正在課堂上講“守道德、尊道德”的時候,一名學生舉手站起來問:

  “老師,我看過一個作家說,講道德是馴化老百姓的工具,我不要做被馴化的工具。”

  類似這樣尖銳似乎又經過“思考”的問題,對現在高校的老師來說,并不少碰到。

  從去年開始,“00”后已經進入大學,“現在的學生被稱為互聯網新世代,他們自我意識強、平等意識強、信息接受渠道多、思想多元化”。采訪中,幾所高校領導和老師對當代大學生如此評價。

  面對學生的尖銳問題,回避不是辦法,只能以平等的態度、透徹的理論、清楚的事實予以正面說服。

  “你們可以看到,十八大以來一個突出的特點就是,所有要求首先就是對領導干部特別是高級領導干部提的。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強調,思想政治教育關鍵是對領導干部講,要以上率下、以身作則,可不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學生聽完宋友文的回答,覺得老師說得很有道理。

  除了用理論和現實中的邏輯去引導說服學生,幾所高校更愿意讓學生在實踐中親身去感受。

  中國人民大學有一個“千人百村”實踐活動,每年暑假都會讓學生到基層作深入的田野調查。

  調研回來后,所有學生要在一起分享、討論、交流。

  一次,調研中的一個題目是問農民“會不會因為經濟問題而不讓小孩上大學”。一個調查小組的同學站出來說:“太讓我失望了,他們說沒辦法了是真的會讓孩子出去打工。”另一個小組馬上站出來說:“不是這樣的,我們那個地方說砸鍋賣鐵也要讓孩子把學上了。”

  “在交流之前,每個學生都認為自己認識到了真實的中國農村,等大家都講完了,他們才發現,局部真實不代表整體真實,自己只是認識到了一部分。”“這一課就是告訴他們實踐的復雜性,認識到中國治理的復雜性,從而對我們國家的一些政策有更深的理解與認同。”學生處副處長唐杰告訴記者。

  “其實思想政治工作包括思政課,解決的不僅是一個知識傳授的問題,更是一個‘信’的問題。老師講得好,還要經過實踐的檢驗學生才會更信服。隨著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推進,我們能教育引導學生的素材越來越多,工作也越來越好做。”教育部社會科學司副司長徐艷國告訴記者。

  在學中信,信了更愿意學,這樣的現實邏輯清晰存在。“去年我們所招的人文試驗班新生,在大二分流選擇專業時,沒想到選擇馬院中共黨史專業是最多的,以前沒幾個選馬院。”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中共黨史本科班班主任吉昌華說,“這與中央重視思想教育、馬院建設分不開,與全面從嚴治黨帶來的對黨認同感的增進分不開”。

  清華大學黨委書記陳旭也認為,堅定了教師學生的理想信念,堅定了他們對黨、對國家、對個人前途命運的信心,這是全面從嚴治黨帶給高校的更深層改變——

  正如本刊所作問卷調查中,學生對國家和自己的發展前景很有信心及較有信心的占比高達98.99%。

   

    透過“窗口”看風氣之變
  浙江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衛龍寶沒有想到,以往要跑好幾趟的事情,現在網上動動手指就完成了。

  今年4月下旬,衛龍寶要去阿根廷參加一個國際學術會議。4月16日上午,他在教職工因公出國(境)審批系統中填寫出國申請。不到24小時,多個部門審核全部在線完成。隨后,衛龍寶打印表格到學校行政服務辦事大廳領取任務批件,并在同一樓層的浙江省對外交流服務中心浙江大學辦事處辦理了出國證明。他說,與前幾年相比,節省了大量時間和精力,“是學校服務師生的一件大好事”。

  衛龍寶的經歷,是浙江大學提升服務理念、推進“一流管理、服務師生”作風建設的一個縮影。

  類似辦事大廳這樣的機構,作為聯系師生的橋梁、溝通內外的窗口,其作風的好壞,不僅關系著學校的形象,也會在潛移默化中影響和塑造每一位學生的品格。針對一些師生反映的部分事項審批流程長,有的工作人員服務意識不強、態度不佳等問題,浙江大學狠抓作風建設,建立行政服務辦事大廳,將師生需求中量大面廣的審批和服務事項在大廳集中受理——在全國高校里,這可是頭一家。

  要讓辦事大廳真正起作用,首先要將分散在各部門的權限集中起來。學校黨委帶頭作出示范,第一時間在辦事大廳設立窗口,專門負責黨委章、行政(法人)章等印章管理。這樣一來黨辦、校辦人員用章也得跑到辦事大廳來,對他們來講是麻煩了,但學校的原則就是保證窗口需要,服務師生優先。在黨委示范引領下,辦事大廳目前已有人事處、研究生院、本科生院等15家職能部門進駐,設有25個服務窗口,可辦理服務事項410余項,相關公章實現辦事大廳集中用印。

  平臺搭好了,并不意味著一切就大功告成。浙江大學以制度建設為抓手,加強辦事大廳工作規范,切實改進工作作風,以優質的服務提升師生的“滿意指數”。制定大廳窗口管理辦法、窗口考核細則、工作人員服務規范等一系列規章制度,確保服務質量;實行辦事公開,統一公開事項名稱、辦事依據、辦事程序、承諾時限等信息,讓師生能明明白白地辦理各種業務;利用“互聯網+”和大數據,建立網上辦事大廳,突出網上辦理,讓“數據多跑路、師生少跑腿”……一系列組合拳,作用日益顯現。

  作風,似乎看不到、摸不著,但師生卻能真實感受到。

  浙江大學外國語言文化與國際交流學院學生小劉來到學校行政服務辦事大廳辦理成績單相關業務,預約取號、自助打印、EMS專窗寄遞,不到10分鐘,就辦完了全部事項。他說:“要為學校的服務大大點個贊。”

  建筑工程學院城鄉規劃專業學生小李需要申請學校小劇場開展活動,他在網上提交資料后,不到兩天就全部審核完成。隨后,小劇場工作人員打來電話,告知場地申請已經通過,詢問需要哪些設備器材,他說:“工作人員主動服務、待人誠懇,讓人感覺很好。”

  師生滿意就是最大的成果。有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5月,辦事大廳累計受理各類事項88萬余件,師生滿意率接近100%。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