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的翁老師,全國的翁老師

? ——記2018年永平杰出教學貢獻獎得主翁愷

發布時間:2018-09-07來源:浙大新聞辦 作者:吳雅蘭 柯溢能421

人物名片:

翁愷,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教師,博士,曾獲得浙江省高校第五屆青年教師教學技能比賽優秀獎、浙江大學第五屆青年教師教學技能比賽一等獎、浙江大學三育人先進個人、唐立新教學名師獎等榮譽。2014年開始在教育部中國大學慕課平臺上開設的“C語言程序設計”等課程受到廣泛好評,單期注冊學生最高達到10萬多人,累計注冊學生超過180萬人次,是迄今中文理工科慕課注冊人數最多的課程,有“中文慕課第一人”之譽。

 

說到桃李滿天下,人們腦海里浮現的總是頭發花白的“老”教師伏在書案上挑燈夜戰的情景。不過,在浙江大學有一位老師,年紀不大卻已經在全國各地有了100多萬的學生。他的“收徒”方式既跟專業有關,又帶著明顯的時代特色。

他就是被譽為“中文慕課第一人”的浙江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院教師翁愷。今年教師節,他又拿到了一張沉甸甸的獎狀,永平杰出教學貢獻獎,獲得獎金100萬元人民幣。

這也是繼2017年空缺之后,浙大永平獎教金再度頒出杰出教學貢獻獎。

 

前傳:無心插柳柳成蔭

抱著工程師的夢做了老師

1995年,Java語言橫空出世,在當時的計算機領域引起了一場震動。也是那一年,翁愷從浙江大學計算機學院本科畢業。作為技術控,翁愷的職業理想一直是軟件工程師,但因為當年考研失利,他留校當了老師。

3年之后,浙大準備開Java語言這門課。誰來上呢?不要說在浙大,甚至在整個國內高校界,都沒有老師系統學過這門剛誕生3年的編程語言。中文版教材當然也是沒有的。

最終,在一番PK后,翁愷和另一位老師成了第一批“吃螃蟹的”。從零開始,是困難,也是挑戰,翁愷說,這倒很符合他愛創作的個性,“一張白紙,恰恰給了我充分的創作空間。課程如何設計,講什么、怎么講、前后關系是什么,一切都是新的。”

正好,美國版教材的作者在網上免費公開了書稿,翁愷花了整整一個暑假的時間反復研究這份珍貴的資料。9月他給學生講課的時候還沒有投影設備,他在黑板上寫代碼,洋洋灑灑寫了一板又一板,下課后手都酸得抬不起來了。

不過在細節技巧方面,翁愷覺得自己還是有所欠缺,“畢竟沒有學過師范,有點像‘野生’的。我想,大學老師很多時候就是跟著自己的老師或其他老師學的。”在聽其他老師上課的過程中,翁愷慢慢地模仿,琢磨,最終形成自己的特色。

比如,循環里面有兩個控制語句,一個是跳過循環,一個是跳出循環。這兩個語句很相似,怎么讓學生理解其中的差異呢?

翁愷在何欽銘老師的課堂上聽到一個“古董級”的授課橋段。何老師請第一排的同學站起來依次唱歌,他告訴學生,這就是一個循環,“假設第3位站起來唱的同學走調實在太嚴重,我不想聽了就喊停,讓他坐下,第4位同學接著唱,這就是continue;如果不僅僅是第3位中斷唱歌,連后面所有同學都不唱了,就是break。”

聽到這里,翁愷忍不住在心里叫好,“通過這么一個故事,就把這兩個容易混淆的語句解釋清楚了。”翁愷立馬用到了自己的課堂上,百試不爽。

1999級計算機專業的張黃矚是翁愷帶的第一位學生。剛進校的時候,張黃矚連電腦都沒摸過,卻在上了翁愷的C語言大程這門課后,被編程深深吸引了,大二一開學就“纏”著翁愷要進實驗室跟著學。翁愷拗不過他,只好破例收了他。后來,張黃矚一直跟著翁愷直到碩士畢業。

“翁老師上課邏輯清楚,通俗易懂,用我們專業話來講,他寫的代碼非常漂亮,讓人看了欲罷不能。翁老師對編程技術的執著追求也影響了我們一批學生。”

那時候,翁愷是學校88論壇非常有名的一個版主,網上的昵稱叫Fatmouse。張黃矚和同學們都直接叫他網名,“翁老師比我們大不了幾歲,就像我們的朋友一樣。他經常帶我們東吃吃西吃吃,感情特別深。”

一年又一年,翁愷做工程師的夢想擱淺了。無心插柳當了老師,這一當就是23年。

 

正傳:為有源頭活水來

完美詮釋"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翁愷主要開設程序設計和計算機硬件相關的課程。如今,他每年都要上10來門課,一年有近600個學時的課程量,這在以課多著稱的計算機學院里也算是相當“可觀”的了。

課程難,講得活,是翁愷的一大特點。但學生們很“識貨”,總愛選他的課。學生經常比拼的是,看誰能先集齊翁愷老師的課。有一種說法,集齊翁愷的課需要的不是手速快,而是人品好。

然而,就是有這樣的幸運學生,可以“連中三元”。有一年,翁愷在同一天里有三門課,有一位學生同時選中了這三門課。當翁愷在不同的教室都看到這張熟悉的面孔時,心里直犯嘀咕,“怎么又是你?”緊接著就懷疑起自己是不是走錯了教室。

雖然上的課很多,但翁愷對每一堂課都充滿著激情和自己的思考。他認為,大學老師不需要講很細節的知識,而是應該告訴學生哪些知識是應該學的,“這是一個互聯網時代,知識并不是老師獨有。”

因此,翁老師的課上,學生們很少聽到概念。他喜歡從問題出發,引導學去生解決一個個問題。“我通常在課上先給出一個‘土辦法’,然后鼓勵大家挑毛病,這里算式太多,那里太復雜了,慢慢引導大家想出更好的解決方案。”翁愷說,“讓學生來‘幫’老師完善解題方法,很能調動他們的積極性。”

順著愛折騰的基因,翁愷開設的課程,每年都要動一動,不論是內容、幻燈片、作業,他都覺得不調整好像感覺沒意思,折騰一下就會迸發課程創作的靈感。

2011年開始承擔硬件相關的課程任務后,翁愷提出了口袋實驗室的觀點。為了讓學生能把實驗器材帶回寢室學習,在獲得教改項目支持之前,他先用自己的資金購置了實驗材料,上課的時候分給每位學生一個“小盒子”,讓大家帶回寢室做實驗。

有時候,翁愷會把自己的課堂打造成“一戰到底”式的益智類節目,放出10道“搶答題”,讓同學們搶答。“盡管每道題只占期末成績的一分,但因為名額有限,搶到就是賺到,所以同學們很樂意去嘗試。”

除了教學工作,翁愷還利用業余時間,積極組織校級、省級大學生程序設計競賽,選拔、訓練學校參賽隊伍,他所帶領的參賽隊伍多次闖進世界總決賽,其中,2011年他指導的隊伍拿到了世界總決賽冠軍,他也被學生們親切地稱為“冠軍教練”。

20多年的教學生涯中,翁愷擔任過三屆班主任,多次被參加“緣定浙大”集體婚禮的校友新人推薦為“最想見到的老師”。三尺講臺上的翁愷不僅成為大多數計算機學院本科生對浙大最美好的回憶之一,而且在竺可楨學院和軟件學院的評選最喜愛的老師的活動中,他從未落榜。學生們把翁愷視為“男神”,說他完美詮釋了“Talk is cheap, show me the code ”這句話。

不過因為承擔了大量的教學任務,翁愷對其他工作往往分身乏術,比如科研,也舍棄了一些好的發展機會。但翁愷卻看得很開:上課就好比是創作。這么多年來,我也算是創作出了一些作品,這就是我的收獲。而且和同學們一起去挑戰,也是一件快樂的事。

忙起來的時候,難免有些會顧不上家人。有時,妻子也會抱怨一兩句,“回家了就往書房鉆,連人影也看不到”。這時候,翁愷總會抱著電腦乖乖坐到客廳里辦公,笑瞇瞇地對妻子說:“這下你一眼就能看到我了。”

 

后傳:一枝紅杏出墻來

開慕課源自有話想對這個世界說

有句話說,翁愷,是浙大人的老師,更是全國很多人的老師。這樣高的評價,源于慕課。

2014年,翁愷作為第一批老師在教育部中國大學慕課平臺上開設了“C語言程序設計”等課程。剛開始他預估能有幾千人報名就不錯了,沒想到開課前報名人數已經突破一萬,最終一共有7萬人在網上聽了這門課。他開的5門課都受到了網友的廣泛好評,單期注冊學生最高達到10萬多人,累計注冊學生超過180萬人次。很多人從他的網絡課程受益,學習了知識,也了解了浙大。

翁愷坦言,一開始是抱著好玩的心態一頭扎了進去,“作為裝備控,我一看到錄制慕課視頻所需要的攝像機、錄音機、調音臺,就覺得手癢癢。另一個原因就是套用韓寒的一句話,我有話想對這個世界說。

這些慕課中的大部分都是翁愷在家中錄制的,靠著書墻,一個人、一個鏡頭、一臺電腦。“這樣我可以利用自己的碎片時間,比如離吃飯還有二十分鐘,我就用十分鐘來錄一個程序。”就這樣60分鐘的慕課,翁愷錄制要用120分鐘,剪輯要再花120分鐘,有時候覺得講得不理想,就重新再錄。

翁愷的用心遠不止在技術層面,仔細聽他的慕課,就會發現與線下的教學并不相同。

在學校上課,學生是被‘關’在教室里的,不能隨意走動,老師講課也是持續的。但在網絡課程中,電腦只占據學生面前非常小的一塊空間,學生聽課比較隨意,隨時可以中斷課程。”翁愷心里很清楚,上慕課要想上得出彩,讓學生坐得住,必須來一番重新設計。

翁愷把自己的方法稱為“不講道理”法,一上課就直接敲代碼,一邊敲一邊講解,慢慢導出結果。這看上去有點像電視劇里的“霸道總裁”,但學生們非常喜歡,不僅上課認真,而且討論區互動、答題非常踴躍。

剛開始的時候,翁愷全天候地撲在討論區,一有問題就馬上“滅掉”,慢慢地他發現,即便他不出面,也有人把問題回答得很好。這下,翁愷心里又想了,會不會都是“托”在發言呢?于是他做了一個排行榜,統計誰發帖最多,誰回帖最多,然后排行榜前十的送一個有浙大標志的小禮物。這樣一來,從學生留的快遞地址就能看出這些是不是“真粉”了。

結果讓翁愷很高興。學生中有小學老師,也有順風快遞都到不了的偏遠農村的村民。他記得,有一位四川涼山彝族自治州的中專生,學的是汽車修理專業,但自從聽了翁愷的慕課后,就著了迷,一直利用業余時間上慕課學編程。翁愷后來跟他交流非常多,時常給他一些學習上的幫助和鼓勵。還有一位上海一所小學的老師,帶著十幾位班上的小學生來聽課,而且最后都拿到了證書。翁愷知道后,送給他們每人一本書。

翁愷說,這就是慕課的魅力。“這些同學非常辛苦、非常不容易,給我留下了很多的感動,也讓我們覺得做這件事情是非常值得的。”

上課也能成為“網紅”,這是翁愷不曾想到的。他說:“不一定就是我上得最好,主要是浙大的品牌效應。”翁愷說,慕課能讓更多的人不出家門就能學到知識,而且課程可以隨時看反復看的特性非常有利于學習,“我愛慕課,慕課也愛我。今后我還會一直上下去。”

(文 吳雅蘭 柯溢能/圖片由翁愷老師提供)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淘宝教育卖录播课赚钱吗 足球赛跟篮球赛谁赚钱 天龙八部手游怎么样能赚钱 股票涨跌和什么有关 微信公众号平台如何接广告赚钱 股票涨跌由什么决定视频 平面设计在家赚钱 抖音一百万粉丝怎么赚钱 红马甲炒股软件 斗战神有赚钱的 万科股票分析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