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醫心”

? ——記2018年浙江大學永平教學貢獻獎獲得者朱婉兒

發布時間:2018-09-07來源:浙大新聞辦 作者:周伊晨316


在很多人眼里,浙江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主任朱婉兒教授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溫潤如玉、婉慧抱持,像是有什么魔力一般,能在青年學生迷茫、不安、焦慮甚至絕望時,以柔聲細語解開其胸中郁結。

但走近她、了解她,能發現她柔中帶剛,堅毅果敢的個性。正是這種個性讓她實現了從內科醫生到心理醫生的轉變,咬牙堅持,做到離開工作了12年的醫院、放下讀幼兒園的女兒去國外深造?實現在浙大工作的16年中有累計超1000學時的教學、超5000人次的心理咨詢和超100起的危機干預,并不斷去呵護受到傷痛的心靈!

一位和她共事八年多的同事這樣說:“ 朱老師的嚴厲讓我們每個人知道做事的邊界并且不斷提高自身,而她的溫婉又讓我們每個人都能肯定自身的價值并感受到集體的溫暖。柔美與剛毅相得益彰,讓人感受到難得的真性情!”

朱婉兒說,她的親和近人也許是家中四代行醫遺傳下來的“天性”,更是她幾十年教書育人、醫身又醫心的自我“修煉”。


危機時刻, 智者架橋

2003年,朱婉兒作為引進人才來到浙江大學醫學院,成為醫學心理學專業教師。2010年,浙江大學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正式成立,朱婉兒應聘成為第一任專職主任。自那時起,朱婉兒便做好了不管白天黑夜,隨時可能出發應對危機事件的準備。

“朱老師,真的很抱歉,這可能是我發給你的最后一個短信了……”,這是朱婉兒課堂上的一名學生想要準備結束自己生命時,在一個周末的傍晚發給她的信息;

“朱老師,救救我呀……”,這是一位因為壓力過大情緒突然崩潰的學生,某一天只穿著睡衣和拖鞋、哭喊著“沖到”了朱婉兒面前;

“朱老師,我感覺真的活不下去了,我已經給父母寫好了遺書……”,這位學生在朱婉兒面前捋起袖子時,胳膊上已經滿是自己割傷的血痕……

每一次面對這些絕望、崩潰的孩子,朱婉兒會堅定地喚醒他們繼續活下去的勇氣:“我相信所有這些都是為了結束痛苦而不是結束生命!請告訴我是什么讓你如此痛苦?我愿意和你一起來面對……”

從專業的角度來看,朱婉兒認為,心理問題的起源往往是無法及時宣泄的負面情緒,造成與修復性力量失聯。朱老師們的工作就是去重新在人們心里架起一座愛之橋,修復對生命的希望與信心。人們用極端的方式想要結束的往往是痛苦,而并非生命。因此幫助危機中的人找到痛苦的原因、做出準確的評估、開展科學的治療,很大程度上可以解決問題、走出困境。

而從情感的角度出發,朱婉兒覺得自己總是因為學生的信任而變得堅定。無論是如何的疲憊心累,那一句生死關頭的“我想見朱老師……”總會讓她重新充滿力量,來到學生身邊,給予陪伴和支持。

在這樣100多例的危機干預事件中,朱婉兒通過構建穩固的信任和長時間的陪伴,教會學生們如何正確面對心理問題:探索真實的自我,疏導壓抑的情緒,重建親子關系等。修復了一顆又一顆受傷的心靈。

如今,這些曾經失去方向和希望的學生,在朱老師這里重新獲得了對自己和這個世界的信任和信心。有的前往世界名校深造,有的在知名企業工作,有的成為了服務家鄉的公務員等。朱婉兒說:“大學生是國家未來的棟梁,如果他們的心靈受傷,一定需要有機會去修復。在浙大讓生命重新綻放的15年,是我生命過程中最豐潤的15年,讓我有機會演繹一個教師本真的模樣。”


轉折關頭,毅然奉獻

朱婉兒不喜歡墨守陳規。在她的行醫和執教生涯中,有許多不安于順境的“叛逆”。

受家庭影響,本科中醫學專業畢業后成為了一名臨床內科醫生。工作了12年后,以全省日語選考第一名的成績,獲得了全國80位赴日學習的一席名額。當時已經30出頭的朱婉兒毅然離開正要上幼兒園的女兒到日本求學。

在日本名古屋大學,朱婉兒接觸到了臨床心理學,這給她的職業打開了另一扇窗。她第一次真切地認識到“醫心”對于“醫身”的重要性。

為了盡快學成回國,朱婉兒克服種種困難,用5年時間,不僅完成了公派交流的學業任務,還順利考取碩博連讀,并以優異的成績提前一年博士畢業,最后一年還完成了博士后的學業。

當時,心理咨詢行業在國內正迅猛發展,成為心理醫生、開辦心理診所,會帶來非常可觀的職業收入。但對學生、對課堂的喜愛讓朱婉兒毅然地選擇了到高校工作,選擇了陪伴“未來國家棟梁”的心靈。

在浙大,朱婉兒曾作為醫學院醫學心理學課程組組長,精心安排心理健康相關課程,開設全校公選課,致力于為浙大學生播下心理健康的種子。她主講的課程包括國家級精品課程《醫學心理學》、《醫患溝通學》、《心理治療》和《心理學與個人成長》等,她還多次放棄休息時間開設各種心理健康講座,教學時數超過1000學時,受眾學生超過10000人次,授課型式新穎,學生參與意識強,歷次教學質量評價均為優秀。

深厚的專業知識,良好的教學態度讓朱婉兒在學生中有口皆碑,有學生說:“朱老師是大學給我印象最好的老師……”,更有曾經課上的學生畢業后邀請她作為“最想見到的老師”出席自己的校慶婚禮。

2011年之前,朱婉兒在擔任專職教師的同時也是學校的兼職心理咨詢師。憑借著對專業的熱情和對學生的愛心,她一年的咨詢量就占全校50多名兼職咨詢師的1/3。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 “如果能在學校建起一支專業的心理咨詢隊伍來幫助更多的學生該多好。”這一想法在朱婉兒的心中開始萌芽。

于是,朱婉兒再次走出舒適區,應聘為學校心理健康教育與咨詢中心首任主任。面對著中心從無到有的改變,她嬌小的身軀里似乎有著無窮的能量。從場地裝修、環境布置到logo設計,從制度制定、體系構建到隊伍建設,一切從零開始,她親自參與了中心所有的籌備工作,力求為浙大的學子帶來最專業,最完善的心理支持。


守護心靈,初心不移

既然要辦,就要辦最專業的。這是朱婉兒建設心理中心的原則。

為方便學生,醫生出身的朱婉兒把醫院“5+2”、“白加黑”的工作模式引入到了心理中心。工作日的晚上、雙休日甚至節假日,心理中心的大門都對浙大的學生敞開,均有專兼職咨詢師在崗,以保證每一位有需求的學生都可以及時在中心獲得幫助。

十多年來,朱婉兒一直保持這樣的習慣并要求中心的年輕老師也做到:在崗時,穿著親和簡樸,不化妝、不戴夸張首飾,不給人造成生疏感;無論是上課還是咨詢,都至少提前五分鐘到達崗位,及時清空思緒,以最踏實、最全心的狀態面對學生。

在朱婉兒的以身作則和嚴格要求下,心理中心專業化發展迅猛。中心老師自主開發建設的網絡心理咨詢預約和管理系統、心理測試系統等都等到了國內同行的認可。

同時,心理中心一直保證業務學習常態化,每周一個半天的案例討論雷打不動,咨詢師各自的專業學習也緊抓不放,以此來加強心理咨詢隊伍的專業發展,提升專業素養。同時咨詢師們堅持為校內外師生授課、開辦講座,與院系各部門加強聯動,對校園的相關人員進行分類分層培訓,全員參與的危機干預體系正逐步形成。

至今,心理中心已累計接待學生個體咨詢15000多人次、成功處理重點危機個案約350例、開展團體咨詢300多場、各類講座400多場,發揮著它獨特的育人作用。但朱婉兒沒有止步于此,她說:“帶領浙江省乃至全國高校的心理咨詢工作朝更規范專業的方向發展,最終促進整個行業的提升是我們站在浙大這個平臺上必須要做的事。”

2013年,浙大心理中心成為中國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注冊工作委員會認證的浙江督導點唯一掛牌機構,隨后又通過認證成為注冊實習機構(SXS15-002),目前全國僅6家機構同時擁有這兩個資質。

2016年底,為貫徹落實全國高校思政工作會議精神,浙江大學牽頭成立了“浙江省高校心理咨詢工作聯盟”,朱婉兒作為秘書長承擔了大量工作。通過這些平臺,年輕的浙大心理中心不僅讓浙大人受益,更在全省甚至全國范圍內發揮著自己的作用,引領著行業的發展。

(文 周伊晨/圖片由朱婉兒老師提供)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股票涨跌幅计算公为绿色 9级炼金做什么赚钱 上网可以赚钱的平台 虎牙直播赚钱来源 五金城送什么货赚钱吗 股票吧 二手网赚钱 美术馆怎样赚钱 干螺狮粉赚钱吗 现在种啥药材赚钱 短视频自媒体赚钱排行 外卖软件如何赚钱